郑板桥的落拓人生

发布时间:2022年08月11日
       “洛沱”二字可以恰如其分地形容郑板桥的一生。他在《洛沱》一诗中这样描述自己的早年生活:“僧庙乞食, 缝衣娼妓”; “洛沱扬州一件毛皮”。到了中年, 他的生活状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友人顾玉观评价他为“终于失败的才子, 文笔绝妙”(见《西录诗》), 但板桥仍难逃“堕落的延伸”。结束仕途后, 郑板桥晚年回到家乡, 朋友们仍称他为“骆驼”。王文之曾在诗中说:“板桥老人更狂, 弃官归淮阳。”后来, 凌夏在《扬州八怪》中写下“板桥洛沱以诗为荣, 辞官买画求春刀”(见《天音堂集》), 是又一“洛沱”。诚然, 早年的“堕落”与中年和晚年的“沉沦”不同。中年的“骆驼”可以理解为狂妄、古怪。晚年的“骆驼”应该是指他的不羁行为, 而早年的“骆驼”则真正反映了他的穷困潦倒的生活境遇。就板桥本人而言, “洛沱”二字更多地与他早年的悲惨生活联系在一起。而这种后果的早年与他的出身不无关系。让我们从童年开始探索他的生活。从繁华的扬州, 乘船沿运河向北约200里, 便来到郑板桥的故乡兴化县(今江苏省兴化县)。郑板桥于康熙三十二年(1693年11月22日)10月25日出生于此。兴化县位于苏北夏河之滨腹地四面环水, 地势低洼, 交通不便。可以用偏远地区来形容。郑板桥40岁之前大部分时间都在这个贫困的县城度过。其实, 板桥的祖籍并不是兴化, 而是在苏州地区, 因为明朝的移民政策, 其祖先在洪武年间迁徙。究其原因, 与元末张士成起义有关:当时日趋腐朽的蒙古元政权激起了各族人民的反抗。
       其中, 张士成率领农民、延民参加兴化起义。这支造反军曾经建立了一个名为达州的政权, 占领了苏杭大片地区。后来这个政权逐渐转变为封建割据政权,

都城平江, 张士诚被称为吴王。袁战败后, 与朱元璋联手, 被朱元璋所灭。朱元璋接掌天下后, 视兴化为张士诚的老家, 心里十分担心, 于是将兴化的原住民全部迁往天津郊区, 免后患, 同时将兴化的居民迁往天津郊区。苏州流明到兴化。郑板桥的祖先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成为兴化人的。当时, 兴化有“铁政”、“糖政”、“盘桥政”三个郑氏。郑板桥属于“郑板桥”。这个支线在城乡之间, 生活十分艰苦。板桥在他后来的诗歌、文章甚至信件中经常提到这一点。例如, 他后来在桓范县时期所著的《范县衙中节墨》中写道:“东门氏苗裔, 泰半衣, 饮麦粥, 居于废墟之中。” , 这应该就是这位“板桥”郑氏穷困潦倒的真实写照。
       兴化“板桥郑”的始祖是郑忠义。郑板桥的曾祖父姓新晚, 字长青, 就是魏生。祖父姓南, 字青芝。他是儒家官员。其父本名本, 文立安, 号孟阳, 林人出身, 品学兼优。板桥的生母姓王, 在板桥年轻时就去世了,

后来有了继母郝氏。板桥没有兄弟姐妹, 是独子。大叔的名字是标准的, 字是盛安, 他很爱板桥。他的舅舅也只有一个儿子, 名叫郑默, 字无桥, 魏生。
       板桥和唯一的表弟关系很亲密。板桥出生于10月25日, 就像“小雪”一样。按照当地风俗, 这一天是“薛妈妈的生日”。有句话说, 瑞雪是好年, 应该是好日子。板桥后来以“标新立异”为艺术界嗤之以鼻, 并刻上“薛先生同日出生”, 可见他对自己和薛奶奶同日出生感到颇为欣慰。和世界上大多数父母一样, 李安先生希望儿子能够过上平安的生活, 做一个温顺平和的人, 所以给他取名谢板桥,

并取了“可柔”二字。谢, 卫顺也(《尚书---洪范》有句“谢有若可”)。另外, 和其他很多地方的风俗一样, 为了儿子的健康成长,

父母经常给他取一个很粗俗的外号, 而且经常性别颠倒, 小男孩直呼女孩的名字。板桥有个很有意思的外号“妈妈女孩”(据说板桥脸上有几道淡淡的麻子)。他非常珍惜父母给他的绰号板桥。在他的书画作品中, 我们经常可以看到《妈妈女孩针线》等闲置篇章。至于“盘桥”二字, 果然出自一座木桥。郑板桥祖居位于兴化东城外, 东为蜿蜒的护城河。为方便交通, 人们用木板在河上建了一座桥, 叫做板桥(这座桥历经沧桑, 如果还在, 恐怕现在已经是水泥或石头了)。板桥经常经过这座桥, 周围的景色也应该给他留下深刻而美好的印象。因此, 他以家乡的这座古桥为名, 称其为“板桥”、“板桥”。然而板桥的性格和态度却大大偏离了父母称他为“谢”的初衷(我们稍后会详细讨论板桥的性格);而他的吉祥生日并没有给他带来生日快乐。童年他出生在偏远的农村, 同时又出身儒家, 具体出生地是一个叫夏甸的地方, 是一个两三百步左右的小岛。板桥出生的时候, 郑家处境很艰难,

板桥祖上三代都是书生, 但没有一个能当官, 郑家也没有什么大生意, 当官后, 板桥在信中说当他认为自己的生活会“有点富裕”时, 他对表弟郑默说:“他将来需要买200亩农田, 分给两个兄弟, 每人有两百亩。土地。
       一百亩就够了!”一百亩就够了, 可见板桥家早年的田产应该远不到一百亩。家里的房子很少。所谓“郑家”堂屋”(包括三间瓦房、一间厢房、一间厨房)是郑板桥当政后建造的。据此推测, 板桥出生时只有茅草屋。两三间房。郑的另一个收入来源应该是李安老师的教书收入, 但从板桥后来对奶妈的记忆中可以看出, 郑有时家里穷得连乳母费石都吃不饱, 只好自己回去吃饭, 再到郑家服侍。总之, 板桥出生在一个衣食无忧的书香门第, 贫穷两个字从他倒地的那一天起就伴随着这个道士板桥。况且, 板桥童年的苦难, 远非一句可怜的字眼。家里再穷, 都会尽量给宝宝吃板桥, 不会给年幼的孩子留下深刻的印象。板桥小时候最痛苦的经历来自情感和精神上的打击。生母王夫人三岁去世(板桥《七歌》中, “我三岁生无母”;此处出自讲座中的《七歌》) .母亲病重的时候, 晚上听到儿子哭, 她还是挣扎着起床照顾板桥。这一幕深深地印在了板桥的心里。在他30岁写的《七歌》第二部中, 他痛苦地回忆道:“我三岁的时候, 没有妈妈, 告诉我, 寂寞难断。过去, 孩子夜里哭个不停,

外婆帮病人就哭了;委婉地, 孩子睡着了, 妈妈在冰冷的窗外咳嗽。风把小树苗吹走了, 让不懂人情的小板桥尝到了人间的痛苦。想想看!当妈妈僵硬地躺在床上的时候, 小板桥并不知道妈妈已经过世哭着要奶, 如此痛苦的细节, 若非亲身经历, 很难写。三岁丧母的悲惨遭遇, 伴随着板桥的余生。这在他后来的诗歌中不断被提及, 如《德南奇解吟》中的“贺宁亲人哭泣至坟墓”。年轻时失去母亲的痛苦回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