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
民国十年,杨兴元年仅二十岁,父母病故,身边无亲人。 他对自己居住的城市真的很失望,所以他去了城外一个不知名的小镇上的一所学校当老师。 . 刚来镇上的时候,学校宿舍已经给他安排了住处,但他觉得这个地方太吵了,就找了个院子,住了两天就悄悄搬了出去。 当然,也不是因为他来自大城市,讲排场,动摇身份,不想和学校老师挤在同一个窝里。 其实,他喜欢读书,喜欢安静,习惯了一个人生活,不想别人打扰他。 再说,他搬来的地方,也不是外人看的好地方。 它有三个小房间和一个院子。 一个人住的地方倒是挺宽敞的,但由于年久失修,屋顶被野猫稀疏地割破。 这就像一个筛子。 早上躺在床上不需要开窗。 太阳会先铺满整个地方,下雨的时候会更糟。 杨星元若想住在这里,他会先花钱请人修缮。 房子的主人看到他花掉了所有这些钱,他是一个外国人。 然而,一些好心的人劝他,这房子不应该住,这笔钱不值得。 当然,房子本身没有问题。 原因是房子不吉利,死了人,所以被遗弃了。 杨星元不相信这些鬼神。 如果你不知道生命,他只会知道如何知道死亡。 曾经一个人,一个人旅行,晚上有孤星相伴,白天有闲云。 我和鬼没什么两样。 免得有两个空房间。 他说这话装作无拘无束,实则纯属胡说八道,完全是为了与人打交道。 但听起来确实有些凄凉。 就算被说服了,他也不会说话,只好放弃,让他走。 杨星元搬进了小屋一段时间。 这一天,清明学校停课了。 他像往常一样早早起床,搬了院子里的桌椅,喝了一壶茶,在那儿念着一首古宋诗。 当他看到“惆怅,东栏有雪,人生何等清明”的地方,不由看向了院子里的一棵梨树。 这大概是前任主人留下的,占据了院子角落的一个地方。 此时正赶上花期,枝条横斜,花叶相托,青花相间,显得十分淡雅。 杨星元爱上了这一幕,索性丢了书,仰着脸站在树下,看了看枝头、花草、树叶和树叶。 越看越喜欢。 他只是觉得这里的前任主人和我有相似的品味。 可惜他费了这么大的劲才种下这株植物,可是到了花期,人就不见了。 恰恰相反,他先得到了好处,我真的要感谢他。 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,突然听到花园外几只不知名的鸟儿在鸣叫,他越发觉得这天气充满了春天的气息。 心中欢喜,只说这个春天不出去郊游是一种罪过。 这么想着,他走出了院子。